公众号

改变生命际遇的五重修养

2019-12-12 来源:宝安日报

  “我怀着敬畏之心,学习传统优秀文化。在学习中,我发现了美,感知了善,体会了真,并从中获得了智慧的启迪、心灵的滋养,能量的提升,希望通过今天的分享,提供一个客观认识儒家文化的视角,感受儒家文化本身的魅力,践行儒家文化的思想,建立起文化自信,通过学习,改变我们的生命际遇,启迪我们的自觉意识,传递仁爱精神。”8日上午,中国文化体悟研究者傅永清做客宝图,与读者分享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

  礼敬:彰显人性的智慧

  傅永清将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概括为五重修养,即礼敬、克己、至诚、中和、归仁,他说这也是儒家文化的核心智慧。随后,他对这五重修养一一进行了阐释。孟子曰:“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在儒家之礼中,礼的指向是仁,其精神本质也是仁。也就是说,儒家通过礼来传递仁爱的精神方式。礼是文明的象征,体现着文明的秩序以及道德伦理与仁爱的精神。礼是以尊重为前提的行为、言语和态度的准则,是社会发展中形成的社会共同认知和遵守的准则。礼是对人在社会活动中言语和态度的约束,体现在发于情,止于礼。礼也是人与动物区别的标志之一,是人性的智慧。可以说,立身处世和谐之道便是礼的应用智慧。此外,礼还是一种修养,体现着人的品质和综合素养,通过礼修炼身体的柔韧度,在自卑尊人和谦让中体会身体屈伸起落和自我空间缩张所带来的改变;把握人际交往的分寸和尺度;从被动学习到主动的适应过程中培养对礼的自觉意识。

  克己:通过修行方能获得

  克己即约身,宋儒将“己”解释为私欲,有其道理。仁爱是无私的,复礼为仁,也必须去己之私,就是克制自己的私欲,即克制超过自身生存需要以外的欲望,换句话说,就是超出社会认同部分的欲望需求。精神追求与物质需求欲望之间需要达成平衡,以精神为引领。克己是一种功夫,通过修行才能获得,反映在德与财富的关系上,如《大学》中云:“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就是说,富可以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德才能滋身心,只有道德与财富兼备,我们的生活才能心安理得。儒家的价值观是,君子喜爱财富,一定要以合理合法为前提来获取;穷的时候保持自己的品格和恪守原则,有能力的时候就要贡献于社会。克己包括慎独、内省、反求诸其身等方面,慎独说的是自律,独处时也应对自己严格要求。内省,在内心审查自己的思想言行有无过失,以儒家的道德为标准来进行自我反省。内省不疚,才能做到心中坦然。反求诸其身,即向内求,纠正自己的过失,不外怨。

  至诚:还原本质达至真至纯

  做到了礼敬、克己,才能达到至诚。诚,无妄谓之诚,内外如一谓之诚。至诚就是去掉浮华和一切外在装饰,还原内在的本质。《大学》《康诰》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意思是如能保持赤子般纯真,心诚而求,虽不一定达到目标,但也不会远了。《中庸》云:“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至诚之道,尽性参天。至诚无息,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至诚之道,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朱子注云:“惟圣人之德极诚无妄,故于人伦各尽其当然之实,而皆可以为天下后世法,所谓经纶之也。”意思是说,只有圣人德行才能做到无妄之诚,体现在社会关系的各个层面,成为后世效法的依据。因此,孟子通过自身的体验感慨道:“反身而诚,乐莫大焉。”意思是能够向内而求诚,达到真实无妄,没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事了。

  中和:全方位的平衡态

  中和,非至诚不达。“中和”在《中庸》中是这样描述的:“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和也者,天下之大道。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和是生命与自然和谐的状态,中,不偏不倚之谓。和,相应也,谐也,顺也。中其一是指身体平衡,不偏不倚,身体的独立,其二是指精神之中,不受外界环境影响,不受主观意识影响,保持心的客观性。中在哪里?如何执中?中:内也,中心,天之下,内之中,即天地之间,内外之心。能量消耗伴随着肉体消沉,能量聚集伴随着精神的升华。身心之平衡中心,中是需要修行体悟感知的。中是一种寂静、中定归元的状态;和是与运动之相应的和谐状态。中和可以认为是一种动与静的平衡状态,是指人的身心的平衡、万物生态平衡、宇宙天体运动的平衡。中和是全方位,包括上下左右前后全方位的平衡态,体现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应,而产生出自觉、自动、自由的状态。

  归仁:最高的精神追求

  从至诚进入中和的状态,从而走上自觉之路,达到生命自由的状态还没完结,还要追求生命主体的升华——归仁。仁是儒家最高的精神追求,《论语》中孔子对不同人对仁有不同的描述,说明仁的意涵是非常丰富的。在孔子心里,仁是至高无上的,只有圣人才能达到仁的标准。因此,他对其学生是否达到仁了,回答是:不知也。仁又是可求的。子曰:“求仁则得仁,又何怨?”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克己复礼为仁,为仁由己,坚持不懈,就会做到天下归仁。天下归仁,以仁爱之心,济天下之民,用生命的能量点燃心灯,照亮更多的人,成为生命的灯塔,引领更多的人,精神回溯,完成生命的超越,让社会归于大同。这是儒家精神追求与社会责任的统一。傅永清最后说,五重修养层层递进,通过五重修养,展现了儒家文化的现实价值和意义,通过修养我们可以改变人生际遇,成为具有社会责任和仁爱精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