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芙蓉独自芳
更新时间:

  秋风骤起秋雨连绵的时候,木芙蓉花就开了。

  木芙蓉花型颜色都很像荷花,因是木本植物,故名“木芙蓉”。它的叶子形如梧桐叶,大气舒展,笔直纤细的枝头聚生累累花苞,每朵花又像是排好顺序一样,次第开放。木芙蓉和蜀葵、木槿等锦葵科植物都是一朵花只开一天,朝开幕落,却给人花开无穷的感觉。它不惧露寒霜降,占尽深秋风情,所以也叫“拒霜花”。苏东坡有名句:“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看来却是最宜霜。”

  我们学校的主干道两旁栽种了木芙蓉,一到深秋,进门就感觉走在鲜花迎宾道上。我每次都总要放慢脚步,将视线投给那些花儿,粉白、淡红、深红,看它们在秋风中摇曳,心情就格外美好。《长物志》 里写木芙蓉“宜植池岸,临水为佳,若他处植之,绝无丰致”,可惜学校依山而建独独缺水,不然临水照芙蓉,岂不是绝美。

  木芙蓉品种较多,有一半白色一半粉色的“鸳鸯芙蓉”,有花瓣上镶有彩边、条纹的复色芙蓉,我最爱“醉芙蓉”,一日内花色三变:清晨初开花朵洁白,午后转为粉红色,傍晚呈深红色。我喜欢这花的花瓣,多层繁复,每一瓣上都有细细的褶皱,有点像小时候用来折花的皱纹纸,又像细腻柔软的丝麻,看着它们,就想到白居易的诗句“芙蓉如面柳如眉”,他是真爱木芙蓉吧,还有“晚函秋雾谁相似,如玉佳人带酒容”。念着这样的诗句,就有沉醉其中,不如与花缠绵之感。

  木芙蓉清姿丽质,独殿众芳,成为诗人们托物言志的大爱。范成大写它“冰明玉润天然色。凄凉拚作西风容。不肯嫁东风。殷勤霜露中。”陆游慨叹“满庭黄叶舞西风,天地方收肃杀功。何事独蒙青女力,墙头催放数苞红。”甚至连一向以严肃形象示人的王安石都忍不住要赞美它:“水边无数木芙蓉,露染胭脂色未浓。”既有美貌,还有不惧风霜的品质,堪称完美。

  芙蓉花不仅仅美在悦目,它的茎和皮可用来纺织、制绳、造纸,精美的“薛涛笺”用木芙蓉皮制作,有名的“芙蓉帐”也是用花瓣捣汁染丝做成。最美妙的是芙蓉花可以入馔:芙蓉花鸡片、芙蓉花粥……用芙蓉花煮豆腐叫雪霁羹,让人在大快朵颐之先已得视觉享受。

  我的木芙蓉往事,与一个学生有关。十几岁的女孩子,面色白里透红如花一般可爱。有一次,她对我说她姑妈家有木芙蓉,想要一棵来送给爱花的我。可惜住单元楼的人,无福享受此等“艳福”,枉费了她的深情。多年后,她小有成就,我从照片上看到她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了好些木芙蓉,提及送花往事,她已不记得。

  周末,从阳台上突然看到隔壁小区有几树繁花,在冬日阳光下,格外醒目。细看,树上有白、粉、紫色,这初冬时节,除了木芙蓉,还有谁能如此绚烂?赶紧跑到隔壁小区,果然是木芙蓉,心下欢喜,独自在花下流连。

  我总记得有一年3月大雪,我和友人曾在校园里拍过盛开的木芙蓉。但多次查资料,都未有木芙蓉春季开花的记录。好生奇怪。转念一想,觉得也正好与它傲风霜的个性相符合,这念头不是没有由来。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