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邂逅”一代词宗李清照
更新时间:

  “李清照是我心中的女神,她一生拥有灿烂幸福,也饱受了无数沧桑。作为一名封建社会的女人,她却与李白、苏轼等伟大的男性文学家们平起平坐,这简直是一个奇迹,甚至在遥远的太阳系,她也留下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今天再读她的词,了解她遭遇人生困境时的做法,悟出当下的人生智慧。”11月3日上午,市教师继续教育课程讲师、宝安区优秀教师陈岩做客宝安区图书馆,与读者分享一代词宗李清照的经典词作及其颠沛流离的人生。

  随性洒脱的豆蔻年华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北宋末期1084年出生于山东章丘,1155年逝世,终年71岁。她出类拔萃的才华、率性洒脱的个性与她所处的时代以及她出生的家庭不无关系。宋朝崇文抑武,且经济繁荣,这使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日益增长。宵禁的废除也使人们的业余生活更加多姿多彩,在瓦舍勾栏的“娱乐场所”里唱曲听戏、欣赏歌舞、讲史说唱、观看杂技……繁荣的文化市场,使一大批文人开始写词,词的空前繁荣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发展有着深远影响。李清照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为人正直,官至礼部员外郎,因善文学,深受当时文坛巨匠苏轼赏识,成为苏轼后四门学士之一。母亲王氏出身名门,亦善文。在宽松自由及深厚文化氛围的熏陶下,李清照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在陈岩眼里,少年时的李清照个性洒脱、豪放,还带着一丝狡黠,是敢于表达自己情绪的可爱少女。如她在《如梦令》中写道:“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全篇33个字,将时间、地点、人物全部描述出来,且让人与花之间产生了共鸣,连前朝古人也未能企及,且这首词中的“卷帘”一词意味深刻,如李白曾写过类似的诗:“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杜牧也有“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诗句,卷帘的主人公都是女性,且令人感受得到一定都是美女。再如另一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首词笔致婉曲,行文有致,将李清照随性、洒脱的性格表现得淋漓极致。

  幸福的婚姻需要经营

  李清照18岁时,与21岁的太学生赵明诚结婚,赵性格木讷、软弱、儒雅,对金石文物尤为痴迷。赵的父亲赵挺之曾官至丞相,与李格非因“新旧党争”之因,并未深交。李清照小小年纪,就因才华横溢及过人的胆识在士大夫中有很高的声望,想必赵明诚对她仰慕已久。元代《琅嬛记》中记录一则故事:一天,赵明诚告诉父亲,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一本书,醒来只记得“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几句,赵挺之听后恍然大悟,得出儿子是“词女之夫”的结论。李清照与赵明诚婚后自食其力,琴瑟和鸣,以吟诗作诵、收集金石字画作趣。1107年,因政治风云,二人被迫隐居青州,并将全部精力投放在金石文物、编撰《金石录》上。夫妇二人饭后还时常坐在归来堂中烹茶赌书,以此为乐,并被传为佳谈。

  陈岩认为,李清照不仅聪明,还有些活泼,甚至还有些许的“泼辣”,她善于创造生活的“小确幸”,经营自己的婚姻。如她在《减字木兰花》中写道:“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春欲放”“露”“泪”等几个字,拟人、俏皮的写法,让整首词充满无限意趣。李清照的幸福婚姻还在于她对爱情热情似火的表达,她才不是李白《长干行》“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中拘泥保守的少女。词中“云鬓”一词,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赞美杨贵妃“云鬓花颜金步摇”,足见李清照引用之巧妙。

  闲愁怨恨 欲说还休

  李清照与赵明城在青州定居10年后,赵重新入仕,李独守青州。随后的两年多里,政局动荡不安,加之赵明诚在官场的起起落落,导致李清照与赵明诚聚少离多,这让李清照很介怀,对丈夫的思念和嗔怨也跃然纸上——《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词中多处引用典故,足见李清照文学功底的深厚。《醉花阴》也是如此:“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首词的后阙处处写“菊”,却藏而不露,笔法高明,耐人寻味。1127年,李清照和赵明诚继续南下逃亡,1129年赵因途中感染疟疾不治身亡。在遭遇了国破、丧夫、家亡、文物被盗或被抢等一系列打击后,李清照身心憔悴。三年后,她嫁给了张汝舟,不过两人的婚姻仅维持了3个多月。此后,李清照又是一人飘零。

  人生最叹老来悲,从她50多岁时作的《武陵春》中便可看出她晚年生活的孤苦:“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她的《永遇乐》也道尽了晚年的悲凉:“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心有壮志 词中巾帼英雄

  李清照所处的朝代民族矛盾尖锐,对外战争不断,因此爱国主义文学贯穿始终。无疑,李清照是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女子,这在当时非常了不得。赵翼在《题元遗山诗》中称赞李清照在文学上的成绩:“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李清照曾在《和张文潜浯溪中兴颂二首》中写道:“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明代朱熹曾赞誉李清照:“如此等语,岂女子所能。”沈曾植对李清照的评价也极高:“易安倜傥有丈夫气,乃闺阁中之苏(轼)、辛(弃疾),非秦(观)、柳(永)也。”陈岩说,从李清照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她虽是女儿身,却心怀壮志,不失为一代巾帼英雄。她在《渔家傲》中写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这首词是李清照南渡后所作,她以梦游的方式与天帝展开问答,格调恢弘,气势磅礴,景象壮阔,将李清照性格中豪放不羁的一面展露无遗。“三山”是指神仙居住的地方,寄托了她无尽的情思。最后,陈岩倡导:也行走,也读书,生命之路更丰富。



文章来源:宝安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