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老渔船(外二首)
更新时间:

  何进

  日暮中褶皱的云层,点缀着

  血色的夕阳,老渔船栖息于

  沙滩上,身体中被剥蚀的鱼鳞

  闪烁着神赐的光芒。它的梦倒立起来

  比海鹰更高。这是一个渔夫的悲与壮

  除了他,谁能与海浪一起变老

  与鱼群一起变老

  与他的渔船一起变老

  如今,老渔船已成为上帝的

  砂砾,成为被海浪和旋风裹挟的

  朝圣者,我在浪漫海岸与它相遇时

  必须向它深深鞠躬

  浪漫海岸的小木船

  这艘小木船,也许是海明威遗弃

  在沙滩上的。鸥鸟从高空俯瞰,像老渔夫的

  雕像,热辣辣的阳光下,那古铜色皮肤

  光滑锃亮,与秋天的天穹一样清瘦苍凉

  海水的蔚蓝,是老渔夫蓝眼睛闪烁的

  璀璨之光,微醺的太阳,凝结了一千五百磅

  大马林鱼的血迹。我知道,小木船的灵魂

  此时在茫茫的异乡,在浪迹的天涯,在激拥的

  浪尖,在风雨雷电,在鹰翅信仰上。每一个

  日出和日落,我都看见这小木船

  在人类视线中出没,像擦亮过天空的白云

  和乌云。阳光打在小木船身上,那些玫瑰色的

  胎记,和那个被时间掏空的躯壳,可否在

  浪漫海岸醒来,再赠我一卷

  老人与海的传说

  密码

  今夜,大海像吃了安眠药

  放眼望去,看见它逐渐冷却下来的激情

  均匀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浸泡在

  裙摆的波纹中,勾勒虚化的宁静

  一阵凉风吹来,又如嘤嘤而泣的猫咪

  趁月色已醉,我漫步于沙滩上

  被潮水舔过的沙滩,只留下昙花一现的唇印

  水鸟游弋,把古诗词里的汉字,拆成一粒粒

  沙子,我在这些沙子中重新找到大海

  找到城堡和公主,以及肉体和灵魂

  丧失与存在的密码

  何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歌月刊》《作品》《诗潮》《飞地》等刊物,多次入选中国年度权威诗歌精选、中国散文诗精选等。出版诗集《影与光之间》《柔软的事物》和随笔集《思之絮语》等三本。现居深圳。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