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拿手菜的烦忧
更新时间:

  等我一个月后再去家附近的商场餐厅点酸菜鱼时,发现价格悄然上涨了一下。从此我家每月一次的隆重的酸菜鱼宴就得换地方了。地方倒是好换,可目力所及舌尖所探,本社区附近也没这么好吃的酸菜鱼了。后来,邻居也和我抱怨,这家酸菜鱼不但涨价,鱼肉分量也比过去少了些。因为她女儿吃着吃着就会抬头问:鱼肉怎么没了?而之前则从不这样。

  为了让一直顺利进行还没被嫌弃的生活仪式得以继续,我们这些酸菜鱼爱好者试着联手挖掘附近好吃的店家。几家图片上看起来不错的酸菜鱼,吃完总是不满意。爸爸含糊地说,这鱼不够新鲜,女儿则明确地指出,鱼肉有一股泥味。

  在没有替代品之前,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商场餐厅吃酸菜鱼,但钱多量少盆还是那么大,总惹得我们一肚子不满。每次吃鱼的欢乐感,如果不是费心营造,几乎就没有了。每个月底的隆重晚宴意兴阑珊。

  这个烦恼很快在暑假期间消退。因为我带女儿回了内蒙古老家。既然是带省亲性质的度假,不断和亲朋吃饭,就是一个重要主题。饭局召集人真是亲人,总能找个特色餐厅出来。在我老家,由于消费基数就那么大,每个能存活很久的餐厅都有自己的拿手菜。这个拿手菜一旦时间久了,就会声名远播,一旦声名远播,这道拳头菜都会坚持品质稳健,极少做加价、减量、改做法等节外生枝之事。来这里吃饭的人也这么想:如果你们要增加利润,不会研发点新菜吗?如果你们要节省成本,空调和灯可以不必开那么多了。

  小地方熟脸多。听说一些口碑好的头牌菜,一旦发生色香味量的细节变动,真有食客吃上几口就端着盘子直接冲到后厨,喊一句:你们负责人出来一下。就这个动作,会让整个饭店都有点慌张。我爸他们常去的那家小餐馆,多少年了,尖椒豆皮一直是12元一盆。我带着好奇心去吃了一次,又好吃又下饭,为什么这么便宜?我爸说,一份菜抵三个菜,本城开始讲究节约的老干部们上午打完牌下完棋,中午就都奔这来,这是必点菜。这道菜就是门口店名,墙上的logo,街上的广告传单。小视不得。

  而我去的另一家火锅店则更让人目瞪口呆。本店招牌菜是草原羔羊肉,上好的草原肥羊肉,整齐地盛在一个一米长的条瓷盘里,桌子边沿是腾腾冒着热气的一人一锅。等锅里汤都沸了,这道菜一定第一个闪身上来,落座在一个厚道结实的架子上。一桌人头顶是嗷嗷待命的这盘羊肉,大家你一嘴我一嘴地开吃。据说这家店换了几个服务员,也换过不同的摆盘传菜师傅,但这道羔羊肉的阵容,没改过丝毫。食客们来这也不当自己是外人,如果一盘肉还没吃够,就对着门口大厅伸脖喊一嗓子:草原羔羊肉,再来一米!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