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与植物亲近
更新时间:

  我的性格偏向于静,当同年的伙伴在一起游嬉的时候,我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旁边,看着他们玩得开心的样子。有时,也会默默地望向远方,不是失落,是想寻找属于自己的乐趣。去看村东的河水在太阳下闪着银白的光,看连绵远树的绿色树影,看风吹动脚边的一株野草,或是盯着一片叶子,仔细地端详,看阳光穿透树叶,黄黄的绿色里竟有着那样清晰的叶脉。

  晚上,回到家里,我也会用手遮住手电筒的亮光,看自己的小手被映得通红的样子,透过那些粉粉红红的光影,会看见自己清晰的掌纹和血管,也如叶子的脉纹。我想,自己会不会也是一株植物,是由一粒种子萌发生长成的植物,随风漂流到了这个村庄,是父母收养了我。这样奇怪的想法,在那段迷茫的时光里,让我有些不开心。

  这样的寻找,也不会有答案,因为原本就没有答案可寻,而我在自寻烦恼之余,却与植物有了一份相知的亲近。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一株植物,心里还是有一些羡慕植物的安静,喜欢和植物的亲近。

  渐渐知道,那些草叶、花儿、树枝在风中摇曳的快乐,通常是默默无声的。从它们的身体边缘滴落的露珠,也是轻细无语的。它们的萌芽、生叶、开花、结果、落叶、枯萎,也都是默默、静静地进行。它们那样低眉安静,却给了我们那么多的美好。

  植物的生长,好像除了季候、天气之类的因素,与外界的环境、与人的关爱与否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多看它一眼,它不会因此而高兴起来,在你的面前表现得更好;你对它不管不顾,它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失落,从此一蹶不振。我相信,每一株植物都有着自己的本心,在它的内心里一定有一些可爱的东西在,这些可爱的东西源于它的种子,它们一直坚持源于生命的初心。

  我与植物有着特别的亲近。幼时,去十里之外的外婆家,是把沿途的大树记熟了,才敢一个人去外婆家。那些终年生长在村边、塘埂上、山脚的棠梨、枫杨、榆树,成了我的路标,我从一棵大树走向另一棵大树,一步步走近外婆的家。我为自己发现这样的目标和方向,偷偷窃喜过。

  后来,整日的忙碌,曾经让我的内心无所适从,如幼时独自出门,有迷路在途时的慌张。当我再次回首,看一丛草生,一片花开、一枚叶落、一株树荣的时候,会心生感慨,原来那些可亲的植物一直都陪伴在我的身边,它们仍是不变的静默,等你以同样安静、认真的心情去看看它、发现它。你会发现,那些植物的生命过程,与你何其相似,你会惊叹它们生命的坚韧和顽强,足可师法,让你从中找到更多的人生感悟。

  当你刻意去和植物保持一种亲近的距离时,你会发现植物也如一位长髯儒者,你会在它们的生长和荣枯中体悟到更多、更具内涵的人生智慧,你会学着用植物的品格和生活的方式,静静地思索、充实自己的人生,你会收获更多的快乐与满足。

  春天,是可以和植物好好相处,一起欣欣向荣的季节。而在秋天里,你会发现更多关于一株植物的秘密,它和生命有关,甚至可以说它们在以自己的方式为你诠释生命的意义所在。一个人学会了与一株植物相处,或者说是与植物相亲,也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