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绝美情书
更新时间: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七夕将至,世间无数的有情男女都会在这个晚上,对着星空祈祷自己的姻缘美满。相对普通人,文学大师们浪漫多情,妙笔生花,他们的情书彼此慰藉,相互关爱。即使今天读来,依然能给人带来心灵的冲击。

  鲁迅在爱情上其实是被动的,如果不是许广平“倒追”,大约真的要清教徒似的过一生了。从1925年第一封信,到1927年1月两人终于握住彼此的手,鲁迅与许广平通了135封信。由慢慢打开心扉到亲密无间,称呼一路升温。鲁迅表露自己的爱意:“我对于名誉、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并发誓说:“自己上课的时候,绝不会看班里的女生。”鲁迅用情书轰开了自己心头的坚冰,由怒发冲冠的斗士渐渐融化为柔情似水的爱人。不读《两地书》,我们几乎忘记了许广平曾经是那样活泼、大胆、有趣,她率先发起了鲁迅攻坚战,并步步为赢。放在任何时代,她的勇敢都是令人瞠目的。

  与鲁迅许广平相比,徐志摩致陆小曼的《爱眉小札》就肉麻多了。但不得不说,是徐志摩那些热得烫人的情书,最终让陆小曼逆天下之大不韪,投进诗人的怀抱。“我没有别的方法,我就有爱;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没有别的能耐,只是爱,没有别的动力,只是爱。”徐志摩的爱是不食人间烟火,清高出尘。徐志摩多情,但并不善变,他对陆小曼可谓溺爱,对她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即使陆小曼向居心不良的翁瑞午学戏,徐志摩也能容忍。徐志摩的性格在《爱眉小札》展露无遗,爱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对世界毫不设防,虽然是两人天地的隐私,但写来坦荡,好像一个透明的孩子。

  沈从文被认为是“情书圣手”,《湘竹书简》是他写给张兆和的情书。他的信不仅写得多,写得好,而且求爱的精神尤其可嘉,屡败屡战,最后终于成功翻盘,生生将一件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沈从文的情书中,有堪称经典的句子,如“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如果说这些甜言蜜语对张兆和来说不过小儿科(她追求者甚众,情书当然看得不少),那么沈从文以一个年长者和老师的身份给予的一些学业上的建议,才是打动张兆和的关键。从1929年12月开始,短短的半年时间内,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了几百封情书,最终感动了张兆和,决定与沈从文过一辈子。

  从大师的绝美情书里,我们可以看到爱情在生长,诗意在飘荡,灵感在回响。那些充满情感的文字,或温馨,或缠绵,或忧伤;而对于那些天下有情人,真的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