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芳草萋萋,流水可依
更新时间:

  朋友送了三块石头,就是河边捡来的很普通的石头,带着山的粗粝,带着水的痕迹,只是我很喜欢。

  把三块大约十来斤重的石头放在盆子里,用小刷子蘸着水一点一点地洗干净,摆在书架上,清晰的纹理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刹那间,我仿佛闻到了一条河的味道,那是有着水草腥涩的一种味道。

  很喜欢河,或许是因为身边从来没有过一条河,或许是没有让我喜欢的机会,总之,我喜欢河,喜欢河底那些绿油油的水草丝带般互相缠绕着,喜欢河水顺着河床流过的时候哗哗的声音。那些声音在暗夜里,会交织成一首奇妙的曲子,会随着季节的流转改变着旋律,春天的轻灵,夏天的活泼,秋天的幽冷,冬天的静谧,岁岁年年,从未改变。我一直认为流淌的河水会带来一些远方的未知的故事,所以,渴望居住在一条河边成了我做不完的一个梦。

  每次遇见居住在河边的朋友,我都会用带着几分羡慕与渴望的目光望着对方,小声问可不可以给我带几块石头。幸好,这个小小的愿望可以得到满足,从可以放在掌心里的小石头,到我要用两只胳膊抱着的大石头,都住进了我小屋里。曾经在一块青灰色的石头上随手绘了几朵梅花,然后做了友人书案边的影子,这几块大的,便放在了书桌旁边的架子上,做了静夜读书码字时候的伴侣。

  夜静好读书,是的,安静的夜里是适合读书的,读几行词便唇齿噙香,再来几篇小散文,更是心清如窗外那一地水样的月光。住的小区算是郊区,倒是蛮称我心的,晚上可以看到一轮还算清凉的月,后面有一片不算小的田,除了秋冬之外,其他时间都能看到一片深深浅浅的青纱帐,在月色下氤氲成浓重的影儿。某天读到俞平伯先生的秦淮河,读到那句“犹未下弦,一丸鹅蛋似得月,被纤柔的云丝们簇拥着上了一碧的遥天”,蓦地愣住了,仿佛一缕箫音猛然凝滞在山间,消失得一丝痕迹也无。秦淮河,一碧遥天,一丸月,若身边没个人,独守着这样一河月色,是不是也会有些许的落寞呢?

  抬头看见那几块静默的石头,小山一般,静静陪我,轻轻用手指去碰触,那些被河水冲刷出的纹便带出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流水声,此刻的我仿若坐在了一条河的边上,脚下就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河的对岸不远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在暗夜里散发着幽香,更远处是一幕一幕重重叠叠的山,近处就是属于我的一条河,川流不息的河水轻轻吟唱着经年的往事,我对着河微笑,对着河落泪,对着河静默,对着河呢喃,这是我的河呀,是我一个人的河,在我的生命里流淌不息的河。

  常常忍不住会想,前世,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会对河如此依恋,即便是做梦也希望把自己沉入河底,在水草间寻求一方庇护,在水的静谧里寻求一方安宁。白音格力曾说,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很想,很想,也择一日,不带行囊,不带匆忙的行色,只带着一颗安静的心,披着一缕晨光,去那条河,去那条河的深处,在萋萋芳草的深处,让心与自然相融,度一日朴素的时光。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