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梳洗打扮
更新时间:

  回到家,放下书包,焦莉洗了一把脸,又拿出木梳,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平素的焦莉,很少照镜子,也很少用木梳梳头。不扎辫儿,顺其自然的短发才过耳,很好打理,加上早晨匆忙,所以焦莉就经常是起床后洗漱完毕,用双手顺着额头往后捋几下就算梳头了,偶尔用木梳时也是简单梳两下就完事。

  现在时间充裕,焦莉就比较认真地照镜子看自己的发式,略微蓬松的头发,用木梳梳了两下后就顺溜多了。见少许头发还是挺立着,焦莉先用手压了压但还是不管用,又用木梳梳了几下仍然不管用,就拿起木梳在脸盆里蘸了一下水再梳了几下,这回头发总算被驯服了。放下木梳,焦莉腾出两手分别抓住脑后的两绺头发,就形成了两个髽鬏,然后对着镜子,前面照照,又左右照照。拉开抽屉,焦莉找出了自己10岁生日时妈妈给买的紫色头绫子。虽说是平日不扎辫儿,头绫子也只是试用过一次,但是焦莉这会儿还是动作娴熟地用两个头绫子固定好了两个髽鬏。继续照镜子,又用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拨落下少许几绺头发缀在额头上,算是刘海儿。别说,这淡淡的刘海儿,竟使焦莉平添了几分媚气。

  又洗脸,又梳头,还变了一个发式,扎起了两个髽鬏——镜子里的焦莉呈现出另外一番模样,头发顺溜板正、油光锃亮,脸上也泛着光,人显得更精神、更有朝气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儿,焦莉一阵惊喜,感觉自己比妈妈还漂亮。

  妈妈常年当列车员,很小的时候,每当妈妈出车时,焦莉虽然不哭不闹,但是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好一阵子才能缓过劲儿来,后来时间长了才慢慢习惯了。焦莉想起前天妈妈出车前的那个晚上,在昏黄的灯光下,她们一家三口儿在一起开玩笑的情景。妈妈一边整理行装一边说:“莉别天不怕地不怕,跟假小子似的。每天要早点儿回家。”焦莉说:“还说呢,还不赖你们,我又没个哥姐弟妹的,还不就得又当闺女又当小子。不过,你们现在可别再想生什么弟弟和妹妹了,不然我就成了小妈了。”爸爸妈妈都笑了,焦莉也咯咯地笑了起来。妈妈故作严肃地说:“你要是不听话,备不住我们就生。”焦莉一噘嘴儿:“还要我咋听话?!”妈妈放下手中衣服,一把把焦莉搂了过来,笑着说:“莉性子急,说话冲,也不打扮,跟假小子似的,将来大了,还不得砸在手上。”爸爸赶紧说:“才不会呢。我闺女这么俊,大小伙子们不抢疯了才怪呢。”妈妈笑着说:“你爸尽想美事儿。”焦莉故作嗔怪:“你还是我亲妈不?反正我爸是我亲爸。你不在家的时候,我爸是又当爸又当妈。”妈妈也故作嗔怪:“你个没良心的,生你时,把我疼了两天两夜。生完你后,你爸半天也没送饭来,饿得我直心慌。我现在的胃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唉,说正经的,你爷俩吃饭可别糊弄啊。”爸爸说:“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别一味儿地傻干,熬得红眼儿八叉的。”想到这些,焦莉摇晃了一下头,笑了起来。

  对着镜子,又打量了一番,焦莉不知怎的又感觉有些不习惯,她突然想到自己这样臭美,脸微微一红,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